注册 登录
湿热一瞬间 返回首页

14712887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shireyishunjian.com/main/?101785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江门风云(难产,或许会有后续?)

已有 155 次阅读2023-8-14 11:29 |个人分类:也许有后续

在N市,一处普普通通的小区的某个地方,住着一位看似普通的女生。此刻,她正默默地读着一本课外书,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时不时瞄向一旁的闹钟。
“咔哒,咚!”
一声开门声,让女孩瞬间放下手头的书,跑向门口,去看进屋的人是谁。看到回来的人,是她的姐姐,江晓春。
“晓夏,你怎么了?”姐姐今天值日,刚刚从学校回来,没想到还在上小学的晓春妹妹从房间内冲出来,“难道说,王姨不在家吗?”
“是啊,王姨她今天要加班处理一些事情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”妹妹看着姐姐,有些委屈地说道,“姐姐,我已经,受不了了......”
“那就快去厕所啊,难道说,你不会用那个了吧......”
“嗯......今天有体育课,我怕......”
“你现在还小,能不用就不要用,等到以后,可是想不用都不行了。唉......那好吧。你去厕所再努努力,我去想想其他办法。”
“那红吧,姐姐。”
妹妹慢慢地走进厕所,姐姐放下书包后,转身离开了家门,驻足在邻居的门口,犹豫再三,但想起妹妹痛苦的样子,还是敲响了邻居的门。
“咚咚咚!”
“咚咚咚!”
“外面谁啊?”屋内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“你好,张叔叔。我是晓春。”
“哟,原来是晓春啊。我马上给你开门。”在一阵收拾声后,邻居的门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个一身酒气地男子,“今天我,喝了点酒。但见到你,嘿,这醉意立马就散了。说吧,找你张叔叔什么事啊?”
“那个,张叔叔,你之前做的万能钥匙还在吗?”
“嗨,我当是什么事呢,原来只是这事啊。也是,你们平时找我,也就是因为这事了。不过,我得找找了,毕竟好久没用过它了。”
“那麻烦张叔叔你了。”晓春虽然表面上对张叔叔恭敬有礼,但实际上,心里并不相信他,一个衣装不整,蓬头垢面的酒鬼,无论如何也不太像一个好人。虽然张叔叔一直对晓春挺好,没有对她动手动脚,但她认为这只是他道貌岸然的一面,等到筹码足够,一定会对她变本加厉地施加伤害。
“哎,我放哪里了?这里没有......这里也没有......”
“张叔叔,万能钥匙不会弄丢了吧?”
“这你放心,那东西肯定还在家里,只不过我忘记它放在哪里了.......哈,找到了,原来我搁柜子上面了。”张叔叔拿着一个小物件,递给了晓春。
“晓春啊,再给你之前,我还是要问一问,你这次用它来做什么呢?”
“啊.......我,我妹妹地房间钥匙被她锁在屋子里面了。我用她是来打开我妹妹地房间的。”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这东西你会用了吧,用不用我去帮忙啊?”
“啊,那就不用麻烦张叔叔了。自从上次你教过我们之后,我们就学会了。再说,你也知道,王姨她,不太喜欢其他人去她的家里。”
“啊,也是,那我就不自讨没趣了。记得用完之后再还给我啊。”
“好嘞,我们用完之后,一定会还给你。”
晓春拿着刚刚从张叔叔那里拿到的万能钥匙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关好门,就冲进了房间的厕所内。“晓夏,我有办法了,你怎么样了?”
“姐姐,快帮帮我。”
“好,姐姐马上就来帮你。”
打开厕所,下半身的校裙与白裤袜已经被被妹妹褪到了地上,但是,一副贞操带还牢牢地固定在她的下体。只见妹妹坐在坐便器上,一只手掰着贞操带盖子的一边,另一只手试图从细小的缝隙中插入。但奈何缝隙实在是太小了,妹妹的手已经被勒出了红痕,也没有成功。
“来,晓夏,站起来,姐姐给你打开它 。”
“嗯。”晓春拿出了万能钥匙,插入了贞操带的锁眼,只听咔哒一声,贞操带的挡板打开了,露出了晓夏粉嫩的下体。
“来,坐下,姐姐帮你把塞子拿出来。”
晓春蹲下身子,看着妹妹的下体,只见尿道处,有一个拉环,周围的嫩肉也因为异物的刺激,略微有些红肿。晓春捏住拉环,轻轻地向外拉动着尿道塞。
“嗯...啊...疼。”晓夏之前只用过几次尿道塞,很少受过这种刺激,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适。
“忍一下,马上就好了。”尿道塞一点一点地从尿道内拔出似乎没有尽头一般。终于,一指长的尿道塞全部从尿道内拔出。
“哗——”尿液从妹妹的尿道内涌出,打在了坐便器内,妹妹也因为排尿的舒爽而有些头晕。在用纸擦了擦下面后,晓春准备再将妹妹的贞操带穿戴好。
“姐姐,我不想再穿它了,它让我好不舒服......”晓夏向姐姐请求。
“那可不行,王姨是不允许这么做的。”
“可是,戴着它,就不能其他同学一起上厕所了,其他同学会看到的,就算上课举手说去上厕所,老师也只让其他人去,从来都不让我去。而且每次下课,老师都会让我去她的办公室,把带去的水喝掉,根本没有时间去厕所。”其实王姨已经和老师沟通好了,就是为了防止她在学校去厕所,只可惜自己的小妹妹并不知道这件事。
“乖,晓夏已经做的很好了。想当初,姐姐每天都会失禁好多次呢。而且,王姨听到你这些话,会很生气的,就有可能惩罚你哦。乖,听话,我帮你穿上吧。”
“......那好吧。”晓春帮闷闷不乐的晓夏重新戴好了贞操带。
“真乖。好了。记住,姐姐帮你打开贞操带这件事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。”
“嗯,我知道了,姐姐!”
看着回到房间的妹妹,姐姐捏了捏手里的万能钥匙,又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,走出了屋门,将万能钥匙还了回去。
晓春知道,这件事千万不能暴露。她不确定万能钥匙的功能有多强大,如果事情暴露,家族将她们的贞操带换掉,无法再用万能钥匙打开,对自己还好,但晓夏应该怎么办。而且,就算能跑,以家族的能力,不出24小时,自己就会被抓回去。
听说,上次就有人试图偷偷“逃离”家族,在失踪之后没有多少天,就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发现一具尸体的报道。而那个人,正是之前试图摆脱家族的人。待发现时,尸体已经残破不全,可是,最后这件事也没有了后续,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为了不让事情暴露,也为留一手后路,晓春并没有用万能钥匙将自己的贞操带打开,而是等待着王姨回来来给她开锁。
“嗯,今天喝的水有点多了。”晓春躺在床上,用手揉着自己的小肚子,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想要去触碰下面。但指尖所及之处,只是坚硬的挡板,无法再深入分毫,任凭晓春怎么努力,也毫无感觉。
在晓春还在努力尝试的时候,门又一次打开了,这次一定是王姨回来了。
“王姨好。”晓春从屋内走出,对着刚刚回家的王姨说到。
“晓春好啊,这么晚了一定饿了吧。”
“啊,好的......”
“来,帮忙洗一下菜。”
“啊,那个,王姨,钥匙,能给我吗?”
“哦,一天了,憋坏了吧。来,去我房间等着吧。”
“好的,王姨。”
晓春走进王姨的房间,躺在一张比较高的桌子上,后张成弓形。但这样会让自己的小腹完完全全凸显出来,让本就憋胀的下腹更难受了。
“好了,我先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按规定做。”说着,用手按了按晓春的膀胱处。
“嘶......”虽然这种事情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,但晓春还没有习惯这个感觉。
“嗯,膀胱坚韧度不错,看来今天也好好地照做了。”说着,又将她的贞操带打开,为了卫生,已经提前将晓春的阴毛剃掉了,而尿道塞的外端的拉环,突兀的显露了出来。
“嗯,看样子没什么问题。好吧,去上厕所吧。”
“嗯,知道了,王姨。”于是晓春赤裸着下体,冲进了厕所内,将尿道内的塞子慢慢取出。
“嘶……”虽然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,但她还是没有适应这种感觉。终于,细长的尿道塞从尿道内取出,但第一时间,她并没有尿尿,而是用手指揉捏着自己的小豆豆。
“嗯......”自从第一次尝试过那种感觉后,晓春便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,但下身的贞操带却一直妨碍着她去自慰,这反而让自己的身体渴求着那种感觉。她曾向王姨请求过,但被直接拒绝了,并表示,如果她要自慰,就要做好被惩罚的觉悟。所以,晓春也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,才是她可以偷偷自慰的时候。
“嗯,快一点,还差一点......”随着对豆豆的刺激,晓春渐入佳境。她知道,如果被王姨发现了的话,就会受到某种惩罚,所以之前一直小心翼翼的。她觉得,这次一定可以和之前一样,成功的瞒过王姨。
“嗯!”最终,晓春到达了高潮,一种舒爽的感觉从下体传到身体各处,同时,尿液也从膀胱内喷涌而出,排尿的舒爽与高潮的快感交织在一起,让晓春一阵神魂颠倒。
“晓春,你在里面做什么呢?”突然间,厕所的门被敲响了。
遭了,出事了!晓春内心一惊,在刚刚,不知不觉中,发出了很大的声音,被王姨听到了。
“没……没事,刚才,只是简简单单上了个厕所……”她试图蒙混过关。
“孩子,你刚才的声音太大了,我在这个屋里都听到了。”王姨的话让晓春手足无措,看来已经瞒不过去了。
“尿完了吗?尿完了就快点出来。”没办法,只能接受现实了。晓春收拾一翻过后,随王姨来到她的屋子。
“我们说的什么来着?自慰要怎么办??”
“会……会有惩罚。”
“那看来你已经做好被惩罚的觉悟了啊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那没办法了,来,躺在椅子上。”
没有办法,事情已经暴露了,晓春只能乖乖地躺在了一个椅子上,王姨将她的双腿绑在椅子两边,无法合拢,双臂也被固定在椅子背后。
“好了,为了让你长点教训,该给你一点惩罚了。”说着,王姨用手指,揉捏起晓春的阴蒂,那熟悉又渴望的快感再一次统领着着晓春的神经。晓春不知道王姨想做什么,只好默默地享受这种感觉。但是,她逐渐发现,这并不是一种享受,而是一种折磨。每当她快要高潮的时候,王姨总能精确的减弱对她的刺激,让她迟迟无法达到高潮。
“嗯,王姨,求求你,别动那里了……”在不知多少次高潮被打断后,晓春终于忍受不了了,开始向王姨求饶。
“那你知道错了吗?”
“我知道错了,我不该在厕所里偷偷自慰的……”
“还有其他的吗?”
“其他的……没有了吧……”
“唉,那我和你说吧。第一,你违反了你所做出的保证,这是失信,第二,在得知错误后,第一时间没有如实承认,而是试图隐瞒,这是逃避。所以,从今天晚上开始,取消你的上厕所的机会。希望这样能对你有个教训,让你不要再试图欺骗你王姨。”
“王姨,我再也不敢了,求求你,不要这样!”晓春变得慌张起来,一想到从现在一直要憋到明天放学,这种尿意膨胀的感觉让她感到有些恐惧,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。
“当然,明天你的情况我会告诉你的老师的,如果有些特殊情况,可以找她解决。”说着,王姨拿出了一个新的尿道塞,任凭晓春如何地挣扎,都无法阻止尿道塞被慢慢地塞入体内,最终将那里彻底封死。王姨又将贞操带为晓春穿戴好,这下,不打开外面的禁锢,她就没有办法自行拔出尿道塞了。
“好了,等到明天,我再给你打开。”
没办法了,看来,自己只能去找学校里的“疯婆娘”来解决自己上厕所的问题了。
“唉,对了,晓夏呢?她还没上厕所的吧。”
“她啊,和原来一样,她又隔着贞操带尿了出来。”
“唉,这丫头,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。好了,时间不早了,快帮忙准备晚餐吧。”
晓春离开了王姨的房间,看了看下身的贞操带,用手尝试着脱下去,但贞操带还是纹丝不动地固定在她的身上。
“该死,这次大意了。希望明天‘疯婆娘’能放过我啊......”晓春偷偷低语几句,就去厨房帮忙准备晚餐了。
此夜,如往常一样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,只是今夜,晓春并没有睡好。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到自己在一个商场处寻找回家的路,因为她感到尿意,但只能回家才能尿出来。但她无论走到哪里,都没有办法离开那个商场。突然间,她闯入一个黑暗的房间。在她想要离开那个房间时,背后的门却关上了,怎么也打不开。这时,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些人,将她绑住,并且一直在按压她的小腹,无论她怎么向周围呼救,也没有人理睬她。就这样,晓春浑浑噩噩地睡到了第二天。
此时天已亮,王姨已经为姐妹两人准备好了早餐。晓春在用完早餐后,独自一人先行离开。而王姨,则随后将晓夏送去她的学校。
“早安!”晓春刚刚来到教室,就有一位同学向她打招呼。
“你好。”晓春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回应了一声,就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。而那位同学却不依不饶地继续缠着她。
“晓春,《XX》那本书看过了吗?”
“晓春,你知道吗?隔壁班的XX……”
晓春根本没有听她在说什么,直到上课铃响起,她才离开。
“啊,竟然上课了,那我走了。”
“嗯。”
那个女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在晓春位子的后侧方,身上穿着在学校统一穿着校服,头上戴着一个形状很奇怪的发卡,类似于一个缠满荆棘的十字架。除此之外,不凡的大度,活力的气质,还有精练的干劲,让她在学校里比较受到欢迎。但在晓春作为一名转校生,刚刚来到这个学校时,她似乎就对班级内的这位“冰冷美人”一直抱有很大的兴趣,虽然每次都是热脸贴冷屁股,但还是一直对晓春纠缠在一起,大概执着是她最大的特点吧?
在学校,晓春和其他的女孩没什么区别,除了经常性的被老师叫去做一些杂务。不是帮老师收发一些作业,就是帮老师收拾东西,下课的时候几乎见不到她。
果不其然,整个上午,晓春前前后后忙忙碌碌,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过。而晓春的膀胱内,也已经积蓄了很多的尿液。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,可能早已着急的寻找厕所。但晓春即使来到了厕所,也不能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小便。
尿道塞已经将她的尿穴堵的严严实实的,不将塞子拔出的话,晓春一滴都尿不出来。而外面又有贞操带的阻隔,彻底将晓春自由小便的希望抹杀。所以说,如果晓春想要小便,就必须打开下身的贞操带。而贞操带的钥匙,除了王姨那里的那一把,还有一把,在自己的班主任,也就是被她称作“疯婆娘”的人手里。
从昨晚开始就一直不能去厕所的她,已经忍了非常多的尿液了。她决定,即使自己被“疯婆娘”所玩弄,也要去她那里把钥匙借过来。
时间来到了中午,到了吃饭的时间,也是晓春决定去找“疯婆娘”的时间。
“晓春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那个女孩又来找晓春了,午休是她为数不多的能和晓春聊天的时间。
“不用了,老师还找我有些事,我得先去一下办公室。”晓春神情闪过一丝焦急,但随后又恢复了正常。
“我和你一块去吧,多一个人手能做的快一些。”
“不用了,就不麻烦你了。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。”晓春连忙拒绝了别人的好意,她不想在她求“疯婆娘”的时候被自己的同学看到。
“那,好吧。我先去吃饭的地方等着你,等你忙完了一定要去。”
“我会尽快的。”
“嗯,一会见,晓春。”
“嗯,一会见。”
在看着晓春匆匆忙忙的离开后,女孩带着自己的午饭去了回廊的一处,等待着晓春回来。可是,她等了好久,也没有见到晓春。
“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好奇的女孩随后赶去办公室,在敲门并允许进入后,看到里面并没有晓春的影子,只有班主任一人。班主任是一位30多岁的女性,在她的桌子上,正摆着一大串钥匙,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学校为自己的班主任单独配置了一个房间作为办公地点。
“老师,你看到晓春了吗?”
“哦,晓春同学啊,没有看到啊。”
“老师不是有事来拜托她帮忙吗?”
“啊,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。但晓春中午并没有来这里,我也很好奇她在哪里。怎么,你找她有什么事吗?”
“没什么事。就想和她一起吃个午饭。”
“哦,是这样啊。那你先回去吧,有可能晓春现在就在那里找你呢。”
“那我走了,老师。”
“好,你去吧。”
在那位女生将办公室的门关闭后,晓春从一处窗帘后面走出来。
“怎么?不敢让她看到你?”
那当然了。正怎么可能让其他同学看到自己这样啊。此刻,晓春的双手被绑在背后,裙子也被从前面掀起,黑丝也被褪到大腿根处,将里面的贞操带露出。
“你不用管这么多,快点找钥匙。”
“那好吧。不过,刚才试到哪一把钥匙了?算了,只能从头开始再试一遍了。”
她绝对是故意的。晓春暗骂一声混蛋,但还是走过去让她继续从一大串钥匙里面去试着打开它。
“是这一把吗?”老师试了试其中一把钥匙,“好像不对。”
“难道是这一把?”又换了另外一把钥匙,“也不对。”
“到底是哪一把呢?”
“老师,你快一点。”
看着老师一把一把地试,晓春焦急地催促着。如果是普通人,应该很久之前就去过厕所了,而晓春,又忍了这么久,终于在午休的时候找到了去厕所的机会。这次老师虽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晓春的请求,但要求在打开之前要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,而且,从开始到现在,已经快20分钟了,她的贞操带还没有被打开。
“啪!”一声清脆的金属音,那一串钥匙掉到了地上。
“哎呀。昨天没有休息好,手拿东西都有些不稳了。”说着,她将钥匙从地上捡起来“我们刚才试到那一把了?”
“你!”
“唉,孩子你别激动,事情多了就容易忘事。来,让我们再从头开始吧。”
“真是个XX!”晓春敢心里暗骂,但怒不敢言,她知道,如果惹怒了她,只会让自己在学校过得更惨。
时间又过去了很久,随着一把钥匙的插入,贞操带应声而开。
“快,快放开我,让我去卫生间。”
好巧不巧的是,办公室的电话突然间响起来了。老师将晓春晾在了一边,连忙去接电话。
“喂,你好!对,是我。好的,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”挂断电话后,老师转身拉着晓春,把晓春放进一个柜子。
“你要干什么?”
“校长突然找我有点事,先委屈你在这里待一会儿。等我回来,再给你解开。”还没等晓春反应过来,柜子的门就被关上了。
“等……”
老师走出了办公室,怕学生误入其中发现那些小秘密,就将门锁上了。
此刻,柜子里的晓春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距离自己去厕所只有一步之遥了,但此刻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。从昨天晚上开始,晓春就没有去过厕所了。现在各种水分已经转化成尿液储存在她的膀胱中,这才让她不得不去求助自己的老师。
晓春知道,求助她无异于饮鸩止渴,虽说预料到过程可能会很困难,但没想到距离小便仅剩一步之遥时,会这样被关在这里。晓春挣扎着想要解开手臂的束缚,但绳子绑的死死的,无法挣脱,又尝试着自己将尿道塞挤出来。
“嘶……好憋……好像……可以出来……”
晓春用出了吃奶的劲,虽然这增加了晓春自己的尿意,但眼下这无疑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1毫米,2毫米,3毫米……尿道塞在向外挪动
1厘米,2厘米……可以明显的看到尿道塞向外突出于尿道。虽然还有人大一部分插在里面,但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,就可以全部挤出来。
晓春也不清楚在柜子里面呆了多长时间,只是感觉过了很久很久。终于,有人进入了办公室,柜子被打开,是老师回来了。
“哎呀,没想到去了这么长时间。你在里面一定着急坏了吧。来,我帮你解开。”这时,柜子门被打开了,而晓春正两腿打开,突出的尿道塞十分显眼的出现在她的下体。”
“哎呀呀,没想到,我离开这么一会儿,就出来这么多了。”说着,老师玩弄起露在外面的塞子,刺激的感觉传进尿道里,让晓春更想要小便了。
“老师,帮我,拔出来吧。求求你了。”晓春红着脸,低声哀求道。
“是不是非常想尿尿了?可惜,不可以在办公室尿尿哦。”说着,一下子,将晓春的尿道塞推回尿道内。
“啊!”巨大的刺激,让晓春禁不住叫了出来。
“想尿的话,去厕所尿吧。”
老师将晓春的双手解放出来,晓春立刻将老师推开,在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物后,准备出门去厕所。但很不幸的是,上课铃打响了。老师一把将晓春的手臂抓住。
“老师,放开我。让我去厕所。”
“可是,已经上课了啊。按规定,我应该立刻给你穿上它,然后把你送回教室。这样的话,你大概只有放学之后才有机会再去厕所吧。”
晓春听到自己还要再等半天才能去厕所,有些绝望。
“老师,求求你,通融一下。我从昨晚开始就没去过厕所了,真的已经到极限了。”
“你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小便了啊。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“因为……一些特殊的原因。”晓春羞耻地将原因说了出来。
“哦,是这样啊。那……要不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?”
“什么折中的办法?”
“这样。”说着,拉着晓春来到了教室门口,此刻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。这时,老师摸索着晓春的下面,拉住尿道塞的外柄,将它拔出。
“啊!老师,这……”
“就这样进去吧,当然,是尿在教室里面还是厕所里面,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。”说着,打开了教室的门,将晓春跌跌撞撞地送回她的位置上。
“晓春,你干什么去了,怎么一中午都没有见你?”回到教室,那个女孩就悄悄地问晓春。
“抱歉,我......”晓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虽然她能感觉到这个女孩的关心,但她不能将真实情况告诉她。
“好了,都回到座位上,开始上课!”
“上课了,回去吧。”晓春搪塞过去。太好了,多谢老师的帮助!
这是一节语文课,是晓春最喜欢的一门课。但此时的晓春没有心思去听课。之前有尿道塞的帮助,只是膀胱有些涨,但现在,还要努力地紧闭尿道,去忍住肚子中的洪水猛兽。晓春的脸渐渐的变红,反正位置也是在最后的角落,除了那个女孩,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在做什么。于是,晓春两腿紧闭,双手大胆地插到两腿中间,用力地按着自己的下面,借用外力来缓解尿道的压力。膀胱内的尿液一刻不停地冲击着尿道,晓春渐渐感觉自己的下面似乎开始变得酸麻。
“用力!憋住!”晓春的呼吸逐渐紊乱,眉头紧皱,有略微的呻吟声从口中漏出。
“嗯……”没过多久,下身已经麻木,她感觉自己已经来到了失禁的边缘。那些同学围观她失禁的景象已经出现在她的臆想中。“要不要举手上厕所?王姨应该不会知道吧。”晓春没有胆量去尝试王姨的底线,如果被她发现了,一定还会收到处罚。但是,自己已经极限了,要不,就这么尿出来吧?
“老师!”这时,之前那个对自己很感兴趣的女孩站了起来。
“怎么了?有什么疑问吗?”
“我有点不舒服,需要去医务室。”
“不舒服啊,那赶快去。需不需要让同学陪着你?”
“让晓春陪着我就可以了。”
“那好吧。晓春,你就陪着她去趟医务室吧。”
晓春慢慢的站了起来,重新提气。用尽全身的力气,尽力装出没事的样子,陪着那个女孩离开了教室。
“晓春,你是不是,想去厕所?”刚一出教室,那女孩就问晓春。
看来自己的样子还是被她注意到了,晓春点了点头。
“我就猜是这样,你一副快要失禁的样子。我送你过去吧。”
那女孩搀扶着晓春,走在去往厕所的路上。
“抱歉……我……到极限了……”
“再坚持一下,马上就到了!”
慢慢地,挪动着,终于来到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厕所。
“好了,我们到了,你快去吧。”
“嗯……”希望就在眼前了,因为下半身没有内内,此刻晓春也顾不上下身的情况,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,两腿间落下点点露水,遗留了一路水渍。但命运和她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,在她迫不及待的冲进厕所时,由于地面湿滑,加上她的不小心,“咣当!”晓春重重的摔倒了地上!
“啊!”
“晓春,你怎么了?”那女孩听到晓春的惨叫声,立刻冲进了厕所,却见到:
玉树湖中立,溪自树间流。
娇息伴落水,俯身制潭湫。
晓春摔倒在地上,膀胱难以承受这种刺激,忍了一天的尿液最终鱼贯而出,淅淅淋淋地从晓春两腿间流出。晓春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舒爽,而不由自主地娇喘。一会儿,流水渐渐停止,晓春却还在回味这这舒爽的感觉。
“晓春,这里交给我来处理吧,你去找老师换套衣服吧。”这一声话语,让晓春才反应过来,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。
“好……好的。麻烦你了……”晓春慌乱地逃出了那里。走在路上,感觉到湿漉漉的裙子一直在黏着自己的大腿,寒冷,潮湿。没办法,虽然自己确实是不想再面对这个“疯婆子”,但自己却只能寻求她的帮助。
“你来了呀。”老师看着晓春走进办公室,“嚯,漏了不少啊,裙子都湿透了。”说着,拿出了手机,拍了起来。
“哎呀呀,平时只能看到你因尿意急得团团转,很难得见到你失禁啊。”
“老师,别拍……”晓春不知所措,想要将湿漉漉的裙子遮住,但浸湿的面积太大,无论如何都遮不住,甚是狼狈。
“好了,我会好好保留这些极具纪念意义的照片的。来吧,把衣服换一下吧。”老师帮晓春换上了新的裙子。
“哦,对了,既然你已经上完厕所了,那这东西也该给你重新带上了。”
“老师,我自己来就行……”
但老师无视了晓春的请求,不由分说地将刚才解除的东西替晓春穿戴上。
“好了,就这样一直到放学回家都没什么问题了吧。快回去吧。”
晓春点了点头,离开了办公室。在路上,她路过了之前的那个厕所,那位女生还在那里等着她。
“真是谢谢你了,那个……同学。”晓春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,一丝尴尬的氛围弥散在四周。
“呃,不用谢。衣服换好了吗?”
“嗯,换好了。”
“还有其他事情吗?没有的话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“嗯……”
一路上,晓春回忆起自己失禁的样子,突然一种羞耻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虽然自己确实已经憋了很久了,但是,但是,但是自己在其他人面前肆无忌惮的失禁,而且,而且,舒服的,还呻吟了出来……啊啊啊啊啊啊,真想找个缝隙钻进去。
那个女孩看到晓春因为羞耻而有些绯红的脸庞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晓春的大脑已经宕机,机械性地跟在那个女孩的后面。过了一会儿,她才发觉过来,这并不是回教室的路。
于是晓春停下了脚步询问道:“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“当然是去医务室啦。如果被老师问起来有没有真的去,不就暴露了吗?”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晓春也没有多想,就这么跟着她来到了医务室。
“老师,我来了。”
“嗯,怎么这个时间来了?还没有到放学的时候。”医务室里只有一位女医生,平时里如果有学生受伤或者其他情况,都回来到她这里休息。
“这次不是我有事,而是她,只不过,她刚刚在厕所失禁了。”
“哦,失禁了?”那位女医生看了看旁边的晓春。
“那个,实在是忍不住了,所以……”晓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连忙解释道。
“那好吧,你先去门外面等着吧。孩子,你过来一下。”
不明所以的晓春慢慢地走到那个女医生身边。待那个女孩离开了房间后,突然,那个女医生掀起了晓春的裙子。
“啊!”晓春被吓了一跳。
“果然,这次没有错。你是N市江家的人,对吗?”
“?!”她是怎么知道江家的。
“嗯,看来是没错了。”女医生抚摸着那副贞操带,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。
“那个,老师?”
“不过,如果是江家的人,怎么可能在外面失禁呢。”女医生自言自语道,“难道她真的成功了?但如果成功了的话,为什么这个女孩还需要戴着它。搞不懂了啊……”
“那个,我……”晓春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眼前这位陌生人真相,虽然她觉得这位医生真的是一位好人。
“这样吧,孩子,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,通过这个故事,你就能明白我与江家的关系了。”
在10多年前,当时我还是一名学生,来到了N市读大学。当时,住在我们宿舍的一共有8个人,来自五湖四海,其中一个,就是N市本地的人。
我们在一块度过了几年的学校时光,而我,与那位本地人的关系最为要好。渐渐的,我发现她有一个习惯,就是一天必须要回一趟家,或者是早晨,或者是傍晚,有时直接在家里睡觉,第二天再来学校。我们大家一开始以为这只是因为她离家近,还非常念家的原因。直到最后,我们要分别了,才知道了她身上背负的秘密。
有一天,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吃饭,一开始,那位本地的舍友不太想参加,但在我们的劝说之下,还是答应了我们。于是,我们就像往常一样,只有她一个人在静静地听着我们的交谈。而后,我们又去了其他娱乐的地方,玩到了很晚很晚。
最后,夜深了,大家回到了宿舍,准备在这里再呆最后一晚,而她提出了要回家。一开始我们也劝说她,今天就在宿舍睡就好,晚上外面太危险了,没必要回家。但她的态度十分的坚决,我们也不好再挽留她。见她只有一人,害怕她会出事,于是我提出了陪她回家,她似乎有些不情愿,但也有些真的担心路上会出现什么问题,勉强答应了下来。
我和她走在路上,不知道她家在哪里,也不知道要走多远。但走着走着,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。我以为是她走累了,就问她需不需要休息。虽然看上去她已经到极限了,但她说不需要。既然都这样说了,没有办法,只好继续陪她走下去了。
最终,再不知经过了多少的路口,我和她来到了一栋大别墅面前。不过,以眼前这栋建筑物的规模,应该叫城堡更为合适。没想到,她竟然是大户人家的大小姐,这让我有些刮目相看。
从侧门进入,我陪着她来到了那栋建筑物内。她轻车熟路地走在楼梯上,而我被里面错综复杂的路搞得目不暇接。
最终,她停留在一个房间门口,敲响了那个大门。门开了,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仆人,看样子是管家之类的人。
“怎么现在才回来,一定憋坏了吧。”那个管家见到是她,就回身去屋里面的找东西,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。
不一会儿,拿出了一串钥匙递给了她。这时,管家才注意到我。
“大小姐,这是?”
“这是我的同学。”
“她没事吗?”
“嗯……没事,我会和她解释清楚的。”
“那好吧,既然是小姐的意愿。”
“嗯,那我去了。”
“嗯,去吧。”
说着,她拉着我,在城堡中穿梭者。最后,我们停在了,另一个房间的门前。就在我以为她带我来到了她的卧室时,推开门,我发现我想错了,里面是一间厕所。
“你,想不想上厕所?”虽然之前我已经去过一次了,但她这么一提醒,确实感觉有些尿意,于是表示有点想去。
“那,你先去吧。”我随便找了一个隔间,将尿液排出后,想起来似乎她一直没去厕所,或许她早就想去了吧。推开门,发现她还停留在原地。
“你不想上厕所吗?”
“我当然想上厕所了”
“那你怎么还不去啊。”
“你,陪我来一下。”说着,她把我拉进了一个隔间。接着,在我的面前,她将自己的裙子掀了起来。在她下面的,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内裤的样子,也许那东西也称不上是内裤。我试着用手把它拉下来,但那东西紧紧地固定在她的下面。
“你得需要钥匙才能打开它。”说着她递给我了一串钥匙。
“原来,这就是你之前在饭店里不去厕所的原因啊。你怕把里面尿湿了,不好处理吧。”听到这句话,她苦笑了一声。在她的指点下,我找到了正确的钥匙,用钥匙打开了她下面的东西。看上去里面并没有什么异样。但是,她剥开了下面,我才发现里面的玄机。只见她的尿道那里,有一个凸出的物体,外面有一环形外柄相连,但这似乎只是冰山一角。我怀着好奇心,捏住那个环形的外柄向外拔。随着物体的离出,我的内心也越来越惊讶。原来,在那娇小的尿道里面,竟然一直插着这么一根又粗又长的棒状物体,怪不得她不去尿尿,原来,有这东西堵着,就算她想尿也尿不出来。
“嗯,快,让一下。”随着短棒从尿道内完全脱离,她立刻坐在了马桶上,尿液迫不及待地冲出了膀胱,击打在马桶壁上,过了很久,才逐渐停止。
她闭着眼,似乎还陶醉在刚刚的舒爽之中。过了一会儿,才回过神来。
“现在,你知道了吧。”
“嗯,原来,你每天都要回家的原因是因为这。”
“嗯,这是我们江家的规矩。希望你不要和其他人说,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“那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从那时起,我们之间的关系仿佛上了一个新的台阶,从亲密的同学,变为了无所不谈的挚友。她曾向自己说过,她想改变现在的江家,把这些条条框框全部去掉,让大家都成为自由的普通人。
在我们毕业之后,我们一直以书信的方式联系。但在几年前,突然收到她的一封来信,上面写着,她现在才意识到她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与无知,从此我便失去了与她的联系。而我再回到她曾经的家时,那里已经易主,不再是一个私人领地,而且,也没有知道那里曾经是做什么的。
“所以说,我一直想找一位江家的人,想问一下江家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那名医生有些惆怅地说完了这一切。晓春听了这些,摇了摇头,她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“你的那位好友叫什么名字?”
“她叫江婷婷。”
“嗯?江婷婷?”
“看你的表现,你认识她?”
“嗯……算是吧。毕竟她可是江家内人人知晓的家主。”
“她竟然真的成为了家主了?既然她已经成功了,那为什么她在最后一次联系中显得那么的失落,而后就再也没与我联系了呢。”
“谁知道呢。也许,她日理万机,把你这个朋友忘掉了呢。”
“嗯,也是啊。毕竟,她真的成为了统治N市的江家家主了呢,怎么可能还会记得我这个在一个普通学校里的校医呢。”叹了口气,虽说几年的心结松动了许多,但更多的还是遗憾。
“很抱歉,占用了你这么长时间。”
“嗯,没关系。我是江家家系这一点还请老师保密。既然你是家主的朋友,应该知道江家的规矩。”
“嗯,这点我还是知道的,我会保密的。”
“那我就回去了。”
晓春向那位有些落寞的医生告别,转身离开了医务室。
“晓春,那个老师刚才和你聊了什么?怎么呆了这么久,马上要下课了。”
“没什么,只是对我的身体健康有所担心,已经没事了。”
“是这样啊。你也是,下课这么长时间,怎么也不去趟厕所,结果到了上课快憋不住了,还是我帮的你,才没让你在教室里决堤。”
“这一点,确实是非常感谢你了。以后有困难,我一定会帮助你的。”
“嗨,举手之劳而已,不用这么客气。如果我早点这么做,也许你连失禁都不会了。好,我们回去吧。”
在学校的时间,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。晓春在放学铃响后,像往常一样,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。今天晓春不用值日,所以她回来的比较早一些。
“王姨,我回来了。”晓春回到家,房间内没有人回应。
“晓夏!你王姨还没有回来吗?”可是,也没有人回应。
晓夏和王姨去哪里了?平时她们应该早就到家了。晓春窝在自己的床上,开始胡思乱想。难道说,她们……
“咔啦。”是有人想要用钥匙打开门的声音。
王姨她们好像回来了,不过,只是开个门怎么这么慢呢。
晓春走到门口,打开门,看到的是满脸通红的妹妹,双腿呈内八绞在一起,前倾着身子,一手压在自己的私处,另一只手悬在空中,拿着一串钥匙。
见门开了,晓夏连忙从晓春身边冲了进去,直奔厕所。
“姐姐!姐姐!这门怎么打不开啊!”
晓夏看上去要急哭了。晓春也过去试了试,厕所门好像被锁上了。
“啊!姐姐,怎么办?已经,忍不住了。”晓夏的白色裤袜上突然产生了几道尿痕。
“你等一下,姐姐帮你找个其他东西接着。”
“已经……来不……及了。”大量的尿液从晓夏的下面流出,如瀑布般倾泻而下,打击着光滑的地板,也有很多顺着腿流到晓夏的鞋内,流到地上,最后逐渐形成一片水洼。晓夏有些不知所措,站在那里哭了起来。
“晓夏,没事的,姐姐帮你收拾好就行了,不要难过。”姐姐抱住了晓夏,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安慰着自己的小妹妹。
“嗯……呜呜呜……”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安慰,晓夏逐渐停止了哭泣。
“好了,来,把袜子脱掉吧。”晓春帮忙把已经湿透的裤袜从晓夏身上脱掉,尿液还淅淅淋淋地从贞操带的缝隙处流出。这时,王姨回来了。
看到遍地狼藉的情景,王姨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“晓春,是不是又憋不住尿出来了?”
“嗯……”晓春低下头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“唉……晓春回你的房间去,剩下的让我来弄吧。晓夏,去我卧室呆着吧。”
“王姨,求你不要惩罚她,晓夏在回到家之前,确实没有失禁。只不过,在马上就可以尿的时候,发现厕所的门被锁上了,这才迫不得已。”晓春觉得王姨真的太坏了,为了惩罚晓夏竟然连厕所门都给锁上了。
“嗯?厕所门被锁上了?”王姨有些不相信,亲自去厕所试了试,“还真是。奇怪了,怎么会这样呢?那好吧,晓春,你去帮你妹妹换一身衣服去,快点。”
难道不是王姨做的?晓春将信将疑,拉着晓夏来到卧室,翻找着新衣服。
“晓夏,怎么今天这么急?平时不是到家之后还能再忍一小时吗?”
“嗯……姐姐,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王姨在我的书包里发现了一瓶饮料。她问我这是哪里来的,我说是好朋友送的。于是,她让我买一瓶新的还给我的朋友。等我给我朋友时,她不要,说是好朋友之间送东西是很正常的。于是,我就把那瓶饮料自己喝掉了。所以,今天实在是憋不住了……”
晓夏委屈地向晓春倾诉,晓春听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很高兴自己的妹妹有一位好友,不想自己一样,在学校里一个朋友都没有,甚至连那位帮助过自己的女生的名字都不知道,有机会一定要问清楚。
在另一边,王姨用钥匙打开了厕所的门,却吓了她一跳。厕所里面有一个女人正坐在马桶上刷着手机,看样子似乎很忙碌的样子。
“啊,很抱歉,一旦忙起来就注意不到周围了。很抱歉借用了一下你家的卫生间,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?”那个女人眯起了双眼,微笑着对王姨说道。
王姨也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,就离开卫生间。只听得里面一阵窸窣作响,待冲水声过后,那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“你是怎么来了?”王姨率先质问道。她不喜欢这个女人,每次见到她都没有好事发生。
“怎么,不欢迎我?我来看望一下那两个孩子过得怎么样了。”那个女人轻飘飘地说着,这样的说话方式令王姨有些作呕。
“她们过得很好,不需要你来关心。”
“那,我的那些要求,都照做到了吧?”
“哼,虽然我很不喜欢这样的做法,但还是全都按着你的要求去做的。”
“哎呀呀,是真的吗?刚才,晓夏是不是在厕所外面失禁了呢?”
“哼,还不是因为你,把厕所锁上了,所以才导致孩子尿裤子嘛。”
“可是,现在我不是出来了吗。这应该,还没有过去五分钟吧。就连这5分钟都不能再忍受,就可以把失禁的责任推给别人,这实在是说不过去吧。再者说,如果你和她一块回来,那是不是就不会失禁了呢,你说,这是不是也是你的责任?”
这都是什么歪理,那是不是一直拉着一个人不让她去厕所,在失禁前最后一秒钟放开她,就是因为她不能再多忍受这一秒的原因?王姨实在不想与这个女人胡搅蛮缠。
“好了,不和你开玩笑了。明天,我要把他们姐妹俩接回江府。”
“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?”
“嗯,解决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反对者也都不成气候,翻不起什么浪花。”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“这几年辛苦你照顾两个孩子了。”
“嗯,没事,都是应该的。”王姨叹了口气,虽然刚开始确实有些难以接受这两个孩子,但王姨还是把她们视作自己的孩子来照顾。日久生情,王姨对两个孩子的感情也越来越深。突然间两个孩子要从自己身边离开,有些感到不舍。
“不用伤心,以后你可以随时来府上看望两个孩子,江家永远欢迎你。”
“这……还是算了。”她回想起江家,那里的氛围让她有些不适。
“那好吧。明天刚好是周末,就让两个孩子去游乐园玩吧。她们应该好久都没有去了。等到下午的时候,我来接她们。”
“好的,明白了。”
“那,就请期待着明天吧,江汪怡。哦,不对,现在应该叫你,王姨。”那个女人转身,离开了这间房子。王姨的名字其实为江汪怡,在第一次见到两个孩子时,让两个孩子叫自己汪怡就好,但两个孩子错叫成了王姨,她觉得这样叫也没事,就没再纠正,久而久之,她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王姨。现在,她也有些迷茫,不知道将两个孩子交给这个女人,是不是真的对她们好呢?兄长,也许,你的请求其实是对的呢?算了,就这样吧。王姨不再多想,还是先把晓夏弄得这些收拾好吧。
不一会儿,两个孩子从屋子内走出,看到王姨还在收拾那片狼藉,就主动过来帮忙,一间小小的房间内,三个人在忙忙碌碌,看着这两个孩子,她还是决定按照那个女人的要求去做吧。
等到了第二天,在早饭时,王姨说让晓春带着晓夏去市内的游乐园去玩吧。而晓夏一听到要去游乐园,非常的兴奋,疼爱自己妹妹的晓春我不好拒绝,就答应了下来。于是在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后,就乘着地铁前往市内的游乐园。
一路上,晓夏蹦蹦跳跳,而晓春也十分的惬意。出门的时候,虽然自己和妹妹的下身还是带着贞操带,但在走之前,王姨将贞操带的备用钥匙给了晓春。也就是说,她们可以随随便便在上厕所了,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。
刚一到游乐园,晓夏就提出了要去厕所。于是,晓春带着她,来到了游乐园一旁的公共厕所内。
“咔哒。”晓夏贞操带的挡板被晓春打开了,尿液从下体射出。而晓春,在晓夏尿完后,也在隔壁打开了贞操带,拔出了塞子,将膀胱内不多的尿液挤出。在两姐妹重新穿戴好后,开始痛痛快快地在游乐园内玩了起来。
期间,晓夏游玩了很多的娱乐设施,也享用了很多的小吃,不知不觉,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,时间来到了中午。毕竟可以在游乐园内玩一天,所以说他们就在游乐园内的餐厅内解决了午饭,准备下午再玩一会儿后再回家。
“姐姐,我想去厕所。”
“嗯,这就带你去。”
晓春记得餐厅附近就有一个厕所,于是带着晓夏前往那里。但到了那里,却让晓春有些绝望,游乐园内的游客很多,刚好又值大部分游客休息的时候,所以那个厕所排起了长队。按照这个速度,等到她们,差不多得一小时之后了。
“晓夏,我们换个地方吧。这里人太多了,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。”
“嗯。”晓春拉着晓夏去了一个比较远的厕所。
结果,那里也正排着队,只不过,没有刚才的人那么多,大概20多分钟后就能轮到他们了。
“晓夏,我们在这里排队吧,你还能坚持吗?”
“嗯,我还能坚持……”晓夏也非常的懂事地没有添麻烦。虽然她紧闭的双腿,紧握的双拳使这句话非常的没有说服力。
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,厕所的长队慢慢地前移,厕所逐渐接近她们。而晓夏,此刻也不再有刚开始的从容,双手用力地按着自己的下面,虽然隔着一层金属挡板这种事显得无济于事,但聊胜于无,这是她现在能做的唯一能辅助她憋尿的事了。
“啊,抱歉,你没事吧。”突然,一个人急冲冲的跑了过来,撞到了正在排队的晓春。
那人连忙向晓春道歉,而晓春也觉得只是撞一下,并无大碍,就没再指责那个鲁莽的游客。就这样,慢慢地,轮到晓春和晓夏上厕所了。
“来,姐姐帮你打开。”晓春掀起了晓夏的裙子,将贞操带的挡板打开的一瞬间,从里面流出了一些液体。看来晓夏之前有已经漏出了一些,但还没有完全失禁。
“那姐姐就去隔壁上厕所了,你上完之后记得穿好。”
“嗯,知道了。”晓春也迫不及待地来到了隔壁的隔间,翻起自己的小包,寻找着钥匙。
“奇怪,钥匙呢?”在翻找了两三遍后,依然找不到自己的钥匙。这可把她急坏了。因为自己带着钥匙,所以才有恃无恐地喝了很多东西。但现在,自己的钥匙竟然丢了,而膀胱内也已经蓄积了很多,正等待着开闸放水。
“算了,感觉还能坚持得住,回家再上吧。”无奈,只好念念不舍地从厕所内离开。好不容易排到的机会,结果自己却连一滴尿液都没能尿出。
晓夏看到姐姐出来,就拉着姐姐准备去下一个游玩设施。看着自己的妹妹还没有玩尽兴,心一横,就再陪她玩一会儿吧。
可是,虽然晓春并不用担心失禁的问题,但膀胱内的尿液让她并不好受。尿液一直冲击着她的膀胱,产生强烈的尿意,而尿液每次冲进尿道,都会被尿道内的塞子堵回去,这就更加激发了晓春的尿意,如此反复,不停地折磨着晓春。
最终,又陪着晓夏玩了一个多小时后,晓春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了。
“晓夏,我们……回家吧。”
“嗯?现在就回去吗?我还没有玩够呢。”
“嗯,晓夏,其实,姐姐的钥匙丢了,所以刚才晓夏尿尿的时候,姐姐并没有尿。所以,姐姐现在憋的很难受,需要回家上厕所。”晓春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,面露苦涩地对晓夏说。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我们快点回家吧。”虽然晓夏确实很想在游乐园在玩一段时间,但想到自己的姐姐现在处在如此危机的处境,无奈之下,只好陪姐姐回家了。
“真是个懂事的孩子。”晓春摸了摸晓夏的头,牵着她的手离开了游乐园。
一路上,晓春小心翼翼的走着,尽量不去刺激自己的膀胱。但是,膀胱的酸胀感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她的神经。
好想小便啊……
最终,姐妹两人来到了站台,坐上了回家的地铁。
再过10分钟,就可以到家了。啊!好涨!好想尿尿!晓春揉着自己的小肚子,忍受着极致的尿意,真可说是
腹中满载金玉露,身外紧锁铁禁箍。
泉水欲于泉眼涌,无奈紧塞缝隙无。
这短短的十分钟的路程,仿佛一个世纪一般漫长。
还有3站……
还有两站……
还有一站……
终于到了!
一开车门,晓春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之前的小区。
“好久不见啊,晓春。”
刚到楼下,一个人拦住了晓春的去路。
“你……你来做什么了?”拦住晓春的那个人,正是昨天去见王姨的那个女人。晓春在她的面前,努力地表现出一副正常的样子。
“怎么了?不欢迎我?”
“你觉得你很受大家的欢迎吗?你快走!我不想见到你。”
“这么着急?是不是想尿尿啊?真是的,都这么大了,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。倒不如说,旁边的晓夏,就做的非常好。是吧,晓夏?”
晓夏躲在晓春的身后,不敢看向那个女人。
“好了,有什么事,以后再说,现在,我要回家。”晓春牵着晓夏,想从那个女人身边跨过。
“真巧,我就是来接你回家的。”
“不需要你,我们可以自己回去。”
“那好吧,我就在楼下等你一会儿吧。”
这是什么意思?晓春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“对了,你的钥匙被人捡到了,你应该很需要它吧。”那个女人递给晓春一把钥匙,那把钥匙正是晓春之前丢掉的那一把。
“哼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晓春一把将钥匙抓过,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。
来到楼上,发现自己的房子大门敞开。“嘶~”腹内急剧的尿意让晓春失去了思考能力。对于眼前的场景,晓春也不去想这是为什么,她让晓夏在厕所外面等着,自己则直接进门,奔向厕所。
晓春颤抖着用钥匙打开了贞操带,捏住尿道塞的外环,猛的一下拔了出来。
“啊!痛!”尿道反射性的收缩使得尿液没有第一时间流出。但膀胱内的压力太大,没过多久,尿液就如开闸泄洪般喷涌而出。
“啊~”膀胱内的压力正迅速下降,这排尿的舒爽感,如久旱逢甘霖般令人惬意。
“终于,尿出来了……”待排尿结束,有一些气血上头的眩晕感,让晓春的双颊微微发红。
处理完膀胱内的紧急状况,晓春开始打量着现在的房间。
“看样子,王姨已经搬走了啊……”虽然在她的印象里王姨并不喜欢她们,但事实上王姨对她们还不错,而且同时生活了这么久,突然的不辞而别让晓春也有些伤感。
“算了,只能以后有缘再见了。”晓春知道,一但自己回到了江家,自己可能很难再自由地出来了。
“晓夏,看来我们真的要回江家了。”
“那,我们还会再回来吗?”
“这个啊,姐姐不知道,或许,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能再次回来了呢?”
“那,我还会再见到我的那些朋友们吗?”
“朋友们啊……是啊,我还没有问之前帮过我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。”晓春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让她们再次离开江家,而且事发突然,她也没有做好准备。
“这个,姐姐也不知道。”晓春蹲了下来,将晓夏揽入怀中,抚摸着她的头,“但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姐妹两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,时间仿佛也已经停止。
后面,晓春想到一件事情,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。
“晓夏,你先下去,姐姐随后就来。”
“我不想离开你,我怕,你也抛下我……”
“乖,姐姐不会让你离开的。那,就跟在姐姐身边就好了。”
“嗯,好的。”
走出这个物是人非的房子,姐妹两人伫立在邻居的门前。晓春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,敲响了那扇门。
“谁啊?”屋子里面传出来了张叔叔熟悉的声音。
“张叔叔,是我,晓春。”
“哟,是晓春啊,我还以为你已经搬走了。”
说着,门被打开了,依然是那副醉醺醺的样子,依然是满脸的胡须,不修边幅的张叔叔。“晓夏竟然也来了,好久不见啊,晓夏。”张叔叔看到晓春身旁的晓夏,似乎想要摸一摸她的头,但又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戴着一副脏兮兮的手套,就立刻收了手,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
“咳嗯……这次是不是来跟你们的张叔叔道别的?”
“其实把,我只是想再借用一下那个万能钥匙。”
“前几天不是刚用了吗?今天又把钥匙锁里面了?”
“嗯……是啊。晓夏把她的东西锁柜子里拿不出来了,所以想……”
“嗯?姐姐,我没有把东西锁柜子里啊。”在晓春还没说完的时候,晓夏却插了一嘴。虽然晓春之前一直用的这个理由,但忘记了当事人今天在身边。
“晓夏,你刚刚不是说把东西锁在里面了吗?”晓春连忙暗示晓夏。但晓夏却不明白晓春的做法,认真想了想后,还是说出“没有锁在柜子里”这句话。
“那……是姐姐把东西忘在屋里了……”晓春的声音越来越小,张叔叔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。
“你们,是不是想要带走我的万能钥匙?”
听到这句话,晓春的身体有些颤抖。是的,她确实想拿着那把万能钥匙回江家,再也不回来了。至于张叔叔会怎么样,她不想去理会这个落魄的酒鬼。
“哦,我知道姐姐想做什么了。”晓夏挣脱了晓春的手,跑到张叔叔身边。“我觉得我姐姐是因为它才需要你的万能钥匙。”说着,晓夏很自然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。
“晓夏!快放下!”见到这一幕,晓春感到恐慌和惊吓。她怕这个酒鬼会对晓夏做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。
“哎呀呀,晓夏,快放下……嗯?这是什么?”张叔叔也没预想到晓夏会掀起裙子,连忙把脸撇过去,非礼勿视,但在那一瞬间,他看到了晓夏身体下的贞操带,好奇心让他又重新审视了它。
“哦,钥匙孔在这里,原来是因为它啊。”
“是啊。之前多亏了张叔叔的万能钥匙,姐姐才能帮我打开它。”晓夏仰起头对张叔叔说道。
“那……好吧。既然是这样的话,就把它带走吧,送给你们了。”
“就这样送给我们吗?”晓春不相信这个满身酒气的落魄男子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,特别是晓夏还向他展示了她们此时的处境。
“唉,这东西放在我们这里也没什么用。”张叔叔摇了摇手说道,“曾经的我觉得,拥有一把什么锁都可以开的钥匙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。就这样一个非常非常单纯的目的,做出了现在的试用品。别看现在它只能打开一小部分挂锁,但在当时,我是按着‘万能’的要求来设计它,让它不仅可以开‘一字型’的锁,甚至十字型,电子锁都可以开。并且,我还想着如果以后出现了新的锁型,我还可以时刻更新,确保它能做到真正的‘万能’二字。”
张叔叔停顿了一下,叹了口气,又继续说:“回想起当时的自己,真的是什么都不管,只凭一股冲劲去做任何事。现在啊,我终于想明白当时自己的导师为什么极力劝阻我,让我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。如果人人都可以打开的锁,还称得上是锁吗?锁赋予了钥匙意义,钥匙也回馈给锁价值。当锁失去了其功能时,钥匙自然也无需存在。两者本是相互依存,相互共生,最重要的是,其壁无罪,怀璧其罪……啊,一不小心啰里啰嗦说了一大堆,毕竟,好久没有人和我讨论研究的事了。”
张叔叔摇了摇头,走到屋内,将万能钥匙拿出来交给了晓春。“我觉得,它在你们手里的意义要比在我手里有意义多了。送给你们了。”
“那,谢谢张叔叔了。不过,你就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吗?”
“害,说什么话呢。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做什么伤害别人的事。”张叔叔因为醉酒而红着脸,此刻却容光焕发。
“那,张叔叔,我和晓夏就走了。”
“嗯,走吧走吧。”张叔叔将晓春晓夏送到门口,看着她们走下楼。
或许,之前对于张叔叔的判断,是错误的呢?难道他是一个好人?晓春的心底产生了这样的疑问。
晓春将钥匙藏在了身上,带着晓夏来到了那个女人身边。
“收拾好了?知道现在该回哪个家了吗?”
“嗯……知道了。”
“好吧,跟我走吧。”
不知何时,路旁停了一辆汽车。众人上车后,便离开了姐们两人生活了很久的地方。
一路上,车内的气氛有些凝重,没有人说一句话。过了很久,经过了一座很长的桥后,最终在孤岛上的一个巨大建筑前停了下来。
在下车前,那个女人将晓春与晓夏贞操带的钥匙要了过去,随后带着两人进入了那栋建筑。建筑内的奢华程度,足以令外人瞠目结舌。在建筑内,四处可见侍女佣人,各自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。
“前辈,求求你,真的已经到极限了。”
“不行就是不行,在做完工作之前,都不可以擅离职守,快去把那两个房间收拾好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在前方的路上,有两个女仆装的侍人正在争论着什么,其中一位死死地按压在自己的私处,弯着腰,一脸愁容,而另一位,却只是低头看着她,虽然板着脸,但偶尔漏出有些玩味的笑意。在两人见到晓春一行人的到来,立马站到了路的一旁,同时低下了头。
“欢迎家主!”
“欢迎……家主……”
“嗯。”那个女人对那位年长者点了点头,随后看向了一旁颤颤巍巍的小辈。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
“那个,家主,我……”
“是这样的,她的工作还没有完成,就请求休息。我觉得这样并不妥,毕竟身为女仆,自然以工作优先,不完成自己的工作,是绝对不可以休息的。”在那位小辈还没开口说话,那位年长着抢先回答了。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“家主,可是我已经……”
“非常的抱歉,让家主看到了下属懒惰的一面,这都是因为我管教不严。您放心,我会好好地管教她,纠正她懒惰的思想和行为。”
“好吧,那,你就‘帮帮她’吧。”
“明白了,家主,我一定会‘帮帮她’的。”
说完,那个女人带着晓春姐妹去了其他地方。
看到家主一行人离开了这个地方,年长的侍人立刻改头换面,一改之前毕恭毕敬的样子。
“我说你,刚刚是不是想请求家主让你休息啊?我说的话是不是不想听,想用家主的命令来压我一头,是不是?”
“我没想要那么做,只是单纯的想去一下厕所……”
“那好吧,既然家主拜托我,让我‘帮帮你’,那我就给你一点帮助吧。”
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的……”
“唉,不要那么见外嘛。”说着,拉着晚辈进入了一旁的房间内。
“前辈,这是要做什么,为什么带我来这里?”被前辈拉入房间的晚辈有些恐慌,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对自己做什么。
“好了,不要紧张,累了一天了,坐在这个椅子上休息一下吧。”晚辈被前辈带到了一张椅子前。
“这……但我现在需要去厕所……”
“这可由不得你!”前辈突然将晚辈推到椅子上,椅子似乎感应到有人坐了上去,突然间伸出几只机械臂,将坐在上面的人牢牢地禁锢住。
“前辈,这是什么?快放开我!”晚辈彻底的慌了,失去了人身自由,就不知道自己会遭受到什么样的对待,一种对未知的恐惧油然而生。
“不要害怕,一会儿就结束了。”
说着,前辈拿出了一个短棒,用屋内手旁的润滑液涂满它的表面,走到晚辈的身边。
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“没,没见过。”
“那一会儿你就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了。”说着掀起了晚辈的女仆裙。
“嗯,看来真的要憋不住了啊。”只见晚辈的裙子下面,两腿之间,已经有一大块深色湿斑,甚至在大腿内侧也有很多湿痕沿着大腿向下延伸。但这让却前辈更加的兴奋,她喜欢给这些濒临失禁的女孩子一些“帮助”。说着,她褪下了晚辈的湿漉漉的内衣,露出了娇嫩的下体。
“真是可爱啊。”前辈用手指分开大小阴唇,找到了里面正在一缩一张的尿道口,“让我帮你填满它吧。”将短棒对着尿道口,在润滑液的帮助下,非常顺畅地塞了进去。
“不要啊!我不想这样!”而晚辈虽然在疯狂地挣扎,但因身体被紧紧地固定在椅子上而只是徒劳地晃动着身子。
短棒被尿道一点一点的吞入,最终消失在下面,只能看地到外面的圆柄。
“好了,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弄脏地毯了。”前辈随后去房间的一处寻找东西,“哦对了,我还要再给你送一件小礼物。”
“不需要了……我不想要了……求求你,放过我吧……”后辈因恐惧而眼含泪水,苦苦地哀求着。
“诶,不要客气嘛。”说着,拿出了一副在江家随处可见的贞操带,将它紧紧地锁在晚辈的下面。
“好了,终于结束了,累死我了。”因为晚辈极力地不配合,这让前辈费了不少力气才将它穿戴调节好,确保它能严丝合缝地盖住晚辈的下面。在一切都结束后,前辈从按了一下椅子后的按钮,椅子的机械臂立刻复原,晚辈也终于从椅子上脱困。
在脱困的瞬间,晚辈先将手伸向自己的下体,尝试着将塞子拔出,但手指能碰到的只有坚硬的挡板,随后又用手向下推着贞操带的边缘,尝试着将贞操带脱下,而前辈则一脸享受地在一旁看着她。她非常喜欢看猎物竭尽全力挣扎的样子。
在经过一系列无用的尝试后,晚辈放弃了挣扎,只能去请求眼前这位让自己这样的人。
“前辈,求你,把它打开吧。我已经,非常非常地想去厕所了。”她跪在地上,拉着前辈的裙子,眼泪从双眼流下,恳求着前辈。
“嗯。我也是没有办法啊。毕竟这是家主拜托我来帮帮你。现在,你不会再因一时的失误弄脏地毯了吧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好了,快去做完你的工作吧。等你完成你的工作,就可以休息了,那时候,你就可以去厕所了。”
“只要完成工作就可以了吗?”
“是的。只要完成了工作,我就不会再阻止你去厕所了。当然,钥匙也会给你的。”说着,前辈晃了晃手里的钥匙。
没有办法。现在的她,只能按照前辈的规则进行。在整理好衣物后,前辈打开了房门,目送着晚辈颤颤巍巍地走向那两个房间。
此时,晓春一行人来到了建筑中心的一处房间。里面似乎是一间办公室,但设施却并不非常先进,倒不如说,还有些古旧的感觉。
桌子上是一台大头电脑,一旁的机箱上还能看到读取软盘的软驱;一旁是一台老式电话,电话线同网线一起,连接在锚上。笔筒内有各式各样的笔,还有一盏台灯在桌子的一旁。一个与家主年龄相似的女人正在收拾着桌面上的文件,在注意到家主回来之后,将东西放下,站在了一旁。
“欢迎回来,婷婷。”
“嗯,辛苦你了,慧云姨。”
“现在有冬冬的消息了吗?”
“抱歉,现在还没有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那个被叫做慧云的女人听到这个消息,还是微微叹了口气,有些失落的样子,“那,你们在屋子里谈吧,我就先出去了。”随后离开了屋子。
此时,房间里只剩晓春,晓夏以及婷婷三人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气氛十分的压抑,江婷婷与晓春坐在桌子两边,两人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而一旁的晓夏却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
最后,还是晓夏首先打破了僵局。
“姐姐,我想去厕所……”晓夏拉着晓春的手说道。其实,在刚刚从游乐园离开时,晓夏就有点想去厕所了,但因为担心自己的姐姐,就没说出来。但到了家,刚好碰到了江婷婷要带她们走,而在楼上,等晓春上完厕所时,就被拉着去找张叔叔,最后又一路坐车来到这里。现在的晓夏,已经迫切的需要去厕所了。虽然还可以忍得住,但尿意已经十分明显,在不去厕所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失禁的。
还没等晓春说话,江婷婷首先开口了:“晓夏想去厕所啊,之前在游乐园里没去吗?”
“一开始去了,后来就没有……”
“这样啊。那再忍一会儿,等我说完安排,再让姐姐带你去,好吗?”
“好……好吧。”
“嗯。那首先,在王姨家的那些规定,你们依然需要遵守,钥匙呢,都在刚刚出去的那位阿姨那里,想去厕所的话去找她就可以了。当然,想不想给是按照她自己的意愿,如果让她生气的话,晓夏还好一些,晓春的话,可能要吃一点苦头了。”
江婷婷抬头看着姐妹两人,晓春面带愠色,抿起了嘴唇,而晓夏依然低着头,红着脸,与体内的洪水做着斗争。
见两人沉默不语,就当做默认了,江婷婷又继续说道:“然后呢,是你们的学校了。你们还是去现在的学校上学,在毕业之前就不再需要转学了。”
“真的吗?太好了。”一直没有说话的晓夏对这一消息感到高兴,这意味着她依然会见到学校里的朋友。对于晓春来说,却无所谓,除了那个帮助过自己的女孩,自己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。
“不过,因为这里距离你们的学校太远了,所以晓夏以后中午也在学校度过吧。”
“可,可是,中午我该怎么上厕所……”
“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忍住了,要加油哦,晓夏。”
“不!我不要!我不要这样!”听到这个消息,晓夏立刻哭闹了起来。她觉得明明自己之前虽然很困难,但也已经很努力了,现在不紧没有得到奖励,反而被更加严苛地对待,这让她感到十分的委屈。
晓春从一旁抱住了晓夏,用手轻抚着晓春的后背,尝试着安抚她,但这无济于事,晓夏的哭喊并没有停止。
“别哭了!哭也没用!再哭,再哭等会儿也别去厕所了!”江婷婷对晓夏的哭闹感到莫名的烦躁,突然向晓夏吼道。
虽然这只是她情不自禁地发泄,但效果绝佳,晓夏被江婷婷的怒吼吓住了,不再发出很大的哀嚎,只是依偎在晓春的怀中默默抽泣。
见晓夏停下了哭闹,江婷婷似乎也有些后悔,又继续说道:“唉。中午,如果你想去厕所的话,可以和你的老师说一声,她会帮助你的。”听到这些,晓夏似乎也安心了很多。
“好了,要交代的事已经交代完了,现在你们可以去你们自己的房间了。”说完,让姐妹两人自行离开。
等到两人离开那个房间,看到那位叫做慧云的阿姨还站在房间外面。这时,晓春突然想起来晓夏还需要去厕所,于是去寻求她的帮助。
“明白了,厕所在这边,跟我来吧。”说着,慧云牵起了晓夏的手,只剩晓春自己回到自己很久没有来过得房间。
“啊,不行,不行了,要快,快一点……”还没进房间的门,晓春就听到里面传来其他人的声音。推开门,只见一位女仆正在收拾自己的房间,但看样子她做起工作来笨手笨脚的,动作非常拘谨,丝毫不干练。
见到晓春进来,那位女仆吓了一跳。
“啊,欢,欢迎回来,小姐。”晓春这才看出来,这位正是刚刚和前辈争执的后辈女仆。
“嗯,你好。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晓春随意的说道。
“啊,那个,我叫,刘璃裳。”
“好吧,刘璃裳。还没有收拾好吗?”
“嗯,是的,还没有……”在说话时,刘璃裳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处,双腿不停地颤抖,丝毫不能安静的站着。
“怎么了?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“啊,那个,其实……”她有些犹豫该不该告诉这位小主子说出自己现在的处境。
“你是刚才就想去厕所了吧。”好在晓春自己有大量的经验,大概能猜出现在她的需求。
“嗯,是的,小姐。其实刚才就和前辈请求去厕所小便,但前辈让我打扫完房间再去……”
“是这样啊。那好吧,你快去吧,剩下的让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“真,真的吗?多谢小姐!”
说完,刘璃裳放下了手头的事务,离开了晓春的房间。
“唉,她还是那么喜欢让下属憋尿。”晓春大概能猜出这是谁做的,在之前的日子里,她已经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了。
“今天真是遇到了太多的事情了。”晓春也觉得有些疲惫,带着晓夏去游乐园玩了很久,一直没有休息过,直到刚刚来到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,才让她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,不知不觉间睡着了
等到她醒来时,已是夜晚。于是晓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着,来到众人吃饭的地方。那是一个宽敞的大厅,里面有两张长桌,能容纳城堡里所有的人。桌上摆满了食物,有一些佣人或者家族的其他成员正在桌子旁享受着早餐。晓春打量着周围,终于在一个小角落处找到了晓夏,但看上去晓夏对食物并不感兴趣,一直低着头,两腿来回摩擦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“晓夏!”晓春急匆匆地来到晓夏身边,这一声吓了晓夏一跳。
“姐,姐姐。”晓夏抬起头,有些慌乱地看着晓春。
“之前慧云阿姨带你去厕所了吗?”
“啊,嗯,应该算去了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虽然她听说慧云阿姨是一位比较死板的人,看来确实不会故意为难这样一个小孩子,“那就吃饭吧。晚上好好睡一觉,等明天就可以恢复原来的生活了。”
“嗯。”晓夏默不作声,只是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。
之前无所不谈的姐妹两人,此刻却显得有些隔阂。或许晓夏只是太累了吧。晓春想出这样一个理由来解释这一氛围。
“姐姐,我吃饱了。”晓夏放下了手中的餐具,急匆匆地离开了那里。
“晓夏!”晓春觉得事情太蹊跷了,晓夏这种表现绝对有问题,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
“啊,没,没有。”
“那你有其他事情吗?”
“姐姐,我……”晓夏支支吾吾,低着头,不敢直视姐姐。
“晓夏,过来。”
“啊,姐姐……”
“快点过来。”
“嗯……”
晓春拉着晓夏的手,穿过条条走廊,来到了晓夏的卧室。关上了门,一下子掀起了晓夏的裙子。但眼前的景象令它十分惊讶——晓夏的小屁股上布满了红印,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被细长物体打的,并且一颗跳弹被用胶带黏在晓夏的下面,光滑粉嫩的下体此刻已是湿漉漉的。
“啊,姐,姐姐……”
“这是怎么回事?是谁打了你?”

献花

求抱

捏脸

开心

伤心

无语

天哪

鄙视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小黑屋|湿热一瞬间

GMT+8, 2024-6-22 07:44 , Processed in 0.041396 second(s), 8 queries 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返回顶部